临高启明_常师德对其指控的答辩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常师德对其指控的答辩 (第2/3页)

例吗?所以,这一方面是表示她们信任我们(砖头砸来:“是‘你’”,不是‘我们’),一方面也是我们信任她们(砖头继续砸来:“是‘你’”,不是‘我们’)……
  4、对于使用公款的申辩。
  对于同志们指责我使用公款购买妹子这一事实我予以承认,但这一点我需要说明一些客观情况:
  4.1、当时我去雷州的时候,我的点券和我的绝大部分银子都留在了临高没有动过。身边除了十几两碎银子作为零用之外,就只有和文同志一起掌管的这些公款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的宅院、我们的衣食都是依靠这些公款来支撑的,但我可以保证,包括买妹子的钱,我们的每一笔开支都是遵守了使用规范,报销条例的。(砖头砸来:“口说不算凭证,发票呢?”“这年头你发票自己开去……”)
  4.2、我前面说了,我们购买这些侍女的每一分银子都是公款,但是!!!你们有没有算过价钱,才50两银子(按照第第三卷49节中的论述,打包合计10两,这里我按照每个10两计算),你们也有去人市逛过的,应当知道,要购买侍女的价钱应该是怎么样。你们也是要给工人们发工资的,现在你们算算,我相当于50两就买了5个女工,一下子就把雷州的内部架构,招待机构给搭建起来了,节约了大量的人手来投入正式的工作。这个价钱值不值?我在人市上看到过几十两一个的姑娘,花枝招展,白嫩可人,但我没有出手。为什么?弟兄们呐,穿越众自己的银子,我能不心疼吗?(某宅男喃喃道“好熟悉的句子”,另一道:“同志啊,无产阶级的队伍,我能不心疼吗?”)
  4.3、在临高住集体宿舍的时候,我和大家一样住在集体宿舍,白天干活晚上撸,难道你们就不想有自己的**吗?谁不想?谁不想?我记得还在穿越前的训练动员阶段,大家私下聊天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过要开**,还要互相交流**,谁当时说过的也许他已经忘了,但我还记得(看到指责的宅男中有脸红的,我很开心)。作为一个穿越众,自从登陆以来就一直有一份我自己应得的那一份收入,虽然不多,但也有不少银子。既然各位还觉得我常某用公款购买妹子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