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藏_第1526章 飞升(大结局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526章 飞升(大结局) (第2/3页)

王似是感到威严遭到了挑衅,顿时怒道:“小家伙,找死。”

  ‘找死’两个字才刚喊出来,金蟒王陡然觉得神识恍惚,虽然仅仅一瞬,但神识清醒过来时,便感觉到脖颈处有一丝凉意,身为巅峰妖王,不用特意观察,便知道自己的脖颈被切开了一道口子。

  再看方逸,自始至终负手站在原地,似乎从来没有动弹过分毫。

  额头一滴冷汗留下,脖颈处的伤口也已经恢复,金蟒王退后了近千米,看怪物一般看着方逸,沉声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刚刚,金蟒王见方逸的骨龄时间不长,也就不足百年时间,因此断定方逸为新晋的元婴修者,却想不到,对方分毫未动,已令自己受伤,而且看起来,还是对方手下留情,否则自己身躯和头颅现在已经分家了。

  “道门传人方逸。”方逸道:“劳烦你给白泽传个话,明日下午申时,方某在流苏山恭候大驾,一决胜负。”

  “道门传人?”

  听到道门传人,金蟒王亦不由得后怕,身为巅峰妖王,自然知道道门传人这四个字的涵义,那可是妖兽一族的克星,金蟒王甚至有些后怕,自己竟然一口一个‘小家伙’喊道门传人,也幸好对方并未动怒,还放过了自己,似是生怕方逸后悔一般,金蟒王立刻撕裂空间离开。

  流苏山,没有高大树木,大多都是尺许长的青草,覆盖着低矮的山脉,方逸闭目盘膝,坐在青草中,任清风吹拂。

  “方逸……”下午申时,一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凭空出现,身上裹着草叶编织的衣裙,光着的脚丫点在草叶上,柔弱的草叶承托着少年的身躯随风飘摆,似是没有重量一般。

  这少年,正是妖兽一族首领,白泽。

  “说起来,我该叫你一声前辈。”方逸睁开眼,嘴角露出笑容。

  方逸此言也没有错,白泽的上一位对手,还是他的师父,正林真人,算起来,的确是方逸的前辈。

  “现在不是套近乎的时候吧。”白泽道:“想不到方逸你这么快便到达元婴境界了,几年前见你,还是筑基后期吧。”

  “以前的事情不重要了。”方逸长袍飘摆:“不过无论如何,我也得向你说声谢谢。”

  “不必。”白泽一摆手,原话奉还:“以前的事情不重要了,动手吧。”

  “斗了一万多年,不累吗?”方逸没有动手,继续道:“不如我们换个斗法。”

  “哦?”白泽貌似来了兴趣,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斗?”

  方逸伸手指天:“你觉得修者界如今的天地灵气如何?”

  白泽皱眉,不知道方逸为何有此一问,不过依旧回答道:“每况愈下。”

  “年前后,可能就没有灵气了。”方逸问道:“妖兽一族就想占据这样一座世界吗?到时候怕还不如十万大山吧。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,不用拐弯抹角。”白泽有些不耐烦,身为妖兽,喜欢更简单直接的东西。

  “修者界的修者们也好,十万大山中的妖兽也好。”

  方逸道:“想要修炼不管是修者还是妖兽,都离不开天地灵气,但是现在魔道修者正在破坏这一切,将修者界逐渐转变成更适合他们生存的世界,他们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白泽笑道:“你想说服我联手诛杀那些魔道修者?”

  “不不不……”方逸摆摆手:“如今魔道修者在修者界整整占据了二十座宗门,总共十九位元婴境界修者,日前被我斩杀一个,还剩十八个,我们就赌一赌,谁能诛杀更多的元婴修者,如何?”

  白泽歪着头看方逸,像看白痴一般:“人类中有一个词语叫做夜郎自大,可能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。”

  “我能感觉到,魔道修者之中有一位分神期的强者存在,正如我能感觉到他,他亦能感觉到我,我若出手,气息牵引之下必会引来那位分神期强者,到时候不管是妖兽一族还是人类修者,恐怕都将覆灭。”

  “我也知道对方有分神期存在,想让你出手,亦是为了引他出来。”方逸开诚布公:“方某不妨直说,我有手段将这些魔道修者一击必杀,但这种手段消耗太大,机会只有一次,所以,必须有人能够帮我把那分神期修者给我引出来。”

  白泽听后眉头一挑:“当真?”

  若是有机会铲除魔道修者,白泽自然乐意为之,不用方逸提醒,白泽也能够明白,魔道修者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,但是之前妖兽一族若是倾力攻打妖兽一族,必然会有大量损失,三方博弈,必须要尽可能保存己方实力才是王道。

  但方逸若是有手段将这些魔道修者尽数诛杀,尤其是那位分神期强者,白泽也乐意配合。

  “当真!”方逸郑重点头:“就看你信不信,或者敢不敢。”

  “我信。”对于方逸所说,白泽出奇的没有任何怀疑,看出方逸的疑惑,白泽道:“历代祖训,道门传人没有信口开河之人,你和仙兽大人是朋友,更不会如此,所以我信你。”

  “不过。”白泽话锋一转:“魔道修者伏诛后,你我之间还有一战,提前暴露了底牌,我可不会客气。”

  “希望到时候你还有这个勇气。”方逸心中暗道。

  ----

  苍澜山,正是魔道修者占据的一座钟灵毓秀之地,原本天地灵气充足,但现在却终日被阴暗笼罩,阳光都无法照射进来,山中树木灵植也早已枯萎,光秃秃的山峰透着阴森鬼气,哪里还有昔日灵山大川的模样。

  山峰宫殿之中,自上而下驻扎着筑基期和金丹期修者,山峰顶端有一座方圆十余米的小水池,水池之中皆是灰色粘稠液体,一位皮肤黝黑的修者正闭目仰躺在池边,身躯浸泡在那灰色粘稠液体中,吸收着其中的腐朽气息。

  突然,就在距离山顶水池几十米高的空中,身穿着草叶衣裙,光着脚丫的少年白泽出现在空中,就在他出现的瞬间,虚空荡开一圈涟漪,将整座苍澜山尽皆笼罩在其中

  浸泡在水池中的魔道修者陡然睁开眼睛,神识看到白泽的瞬间便意识到了不妙,身为元婴境界修者,竟探查不出对方的身深浅,修为明显要高过自己,想要瞬移离开,却发现已经无法撕裂周围空间。

  白泽手掌凌空拍下,一只儿童手掌般大小的乳白色掌印轻飘飘印向魔道修者。

  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乳白色掌印,在魔道修者眼中却似催命符一般,想要躲闪,却发现无论想要躲向那个方向,都有一只掌印飘来。

  无处躲闪,便只能硬抗,以全身灵力抵挡那掌印,便听见‘轰’一声响,那位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就感觉到浑身骨头都碎成了渣子,五脏六腑,血管肠胃之中,皆被细碎的骨头刺穿。

  除此之外,那魔道修者丹田之中,一点白色光华骤然亮起,又一声炸响,这位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便被炸个粉碎,在白泽面前,寻常的元婴修者根本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“咔嚓……”天空之中,闪过一道灰色闪电,那闪电消失,空中却留下一道灰色裂缝,紧跟着,天边一道道灰色缝隙裂开,穹顶之上,处处闪耀着灰色闪电。

  “要降临了么?”

  白泽抬头看着天空异象,知道自己此举已经引起了魔道修者中那位分神期强者的注意,想要降临到修者界之中,但是修者界天地灵气有限,很难承载一位分神期强者,因此才产生种种异象。

  “分神期的神识,但是修为只有元婴期。”虚空之中,响起一道威严声音,紧跟着,天空之中出现一道人影,这人披着深灰色衣袍,便连露在外面的肤色亦是深灰色。

  这人影出现之后,天空之中的灰色闪电渐渐停歇,空间裂缝亦渐渐消失。

  十五座人类修者聚集地,总共二十七位元婴修者皆呆呆看着那些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灰色闪电。

  这些元婴修者,皆是各大门派如今的主事人,也全部都听说过道门传人向修者界报信之事,如今,道门传人的预言似乎应验了,他们能够感觉到,一位超越了元婴境界的存强行破开世界膜壁,降临到修者界之中。

  不但是二十七位元婴修者,许多金丹修者亦知道此时,此时此刻众人心头皆笼罩上一层阴影。

  超越了元婴境界的存在,在修者界之中可以称的上无敌的存在了,再加上原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