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燃_第一百三十三章 梦里客,在他乡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梦里客,在他乡 (第2/3页)

才她就从黑暗里裤兜手机的微光辨认出了坐在这里的程燃,但她并没有问他出了什么事,或者他在想什么,她只是腰身轻轻上送,双手攀援着挽过他的脖颈,温热的体息逼近,将他搂抱住。

 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,没有出声,只听到彼此微促的鼻翕。

  良久分开,程燃看着面前妍丽的女子,道,“这么说,这是福利?”

  姜红芍俏皮眨眼,伸出手指拉起他的手,“我们一起走走……”

  程燃起身,神奇的发现浑身充满了活力。

  姜红芍挽着他的手臂,两个人就像是所有大学里的普通情侣一样,一起去店铺买饮料,一起逛街,一起看着男生女生笑闹着从身边跑过去,一起被不经意发现他们这一对的人惊诧羡慕嫉妒恨。

  路上还遇到了个小插曲,两个应该是教职工子女的小孩跑出操场,男孩在跑,女孩抱着个篮球在追,脸红扑扑喊着,“你回来!你再跑,你再跑别让我抓着你……你就这点出息?”

  小男孩犹犹豫豫的在前面站住,回头,模样快要哭了,“我都说了我不跟他们打,你非要和他们打球,我连拍球都拍不好!”

  “拍不好我教你啊!我教你——!”

  “男子汉大丈夫,要你教啊!”

  小女孩球甩了过来,砸男孩身上弹了出去。

  男孩凶,“干嘛!”

  “麻溜点给我捡回来!赶紧的!”

  “那你凶什么!”

  “赶紧捡!”

  男孩才一脸不情不愿捡球走过来。两人互相仇视的看了对方一眼,一个递球,一个接过去。

  小女孩随即在小男孩面前拍起球来,“你看我怎么拍……保证你以后比他们技术更好……”

  小男孩在旁边睨着眼不服气。

  程燃和姜红芍手牵着手憋着笑在旁边看着这一切,然后两人目光对望。

  人世短,人间长。

  梦里过客笑眼望。

  笑眼望。

  梦里客。

  不在他乡,在身旁。

  ……

  四十八小时后,发布会现场。

  姜越琴在调查组位置就坐后,微微愣神,就看到了在会议厅后台和程燃一起的姜红芍。

  如果说她进入调查组下来查国芯事件原委,是她筹划好的一场收复失地的壮举,是重拾声望的反击和某种传承而来的荣誉凛然不可侵犯的宣告。

  那么此时作为她女儿的姜红芍在程燃身边的出现,她们两代人同时出现在这个发布会的意义,又会被外界解读成什么,是不是可以宣告碰撞的号角的吹响?

  姜越琴开始头痛起来。

  ……

  时间指向下午两点半,听到汉武发布会开始,张鑫俞耳朵嗡得一声,仿佛感觉到巨大的齿轮已经启动,发出轮齿临近的可怕的声响。

  身边的alpha团队王文还在道,“没有关系的,一切都在可防可控范围之内……他们今天的发布,无非实现的是和我们当初一样的功能,最多有所增减,但从根本上推翻不了我们国芯项目公示在先的事实……老板那边有能力应付……”

  记者们的长枪短炮架起,众人目光中,程燃走上台,然后是一片鸦雀无声。

  话筒里发出的些微嘈杂是全场最令人心悸的声响。

  没有主持人,会场显得简陋,但没有人敢认为这场发布会的简单,静谧的环境中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气息,背后的漩涡甚至牵扯着不知多少人的关注,从高层到普罗大众,一个火星子点起来的,就可能是燎原大火。

  拨动了话筒调整到最舒适说话位置之后,台上的程燃很简单的介绍了自己是汉武计划的创始发起人,紧接着就是切入所有人神经的瞩目点。摄像机下,相机镜头下,记者和调查人员的录音笔中,空气中有尘埃在旋落等待沉浮。

  “我知道汉武1号芯片,此前已经处于一场风波之中,而大家很多都是为了这场风波而来。所以这既是汉武系列芯片的发布会,也是一个澄清会。在此之前,我想让大家了解一个基本概念,即是芯片的架构,怎么说呢,如果说设计芯片就像是设计一座楼房,那么架构,就像是这个楼房所选用的框架,框架一共就那么几种,选择了一种,就不能换成另外一种,这是基本的概念。”

  “那么接下来,我要介绍一个人,这个人名为郑兴,是陈越国芯教授的研究员。也是聂云团队里,最早一批离开受到陈越鼓策加入国芯的研究人员。”

  在程燃话语中,郑兴出现,从台下走上台前,闪光灯在这一刻疯狂闪烁,现场传来快门密集的声响。

  看到郑兴的那一刻,张鑫俞如遭闷雷,而与此同时,身边王文等人传来极为恶劣的低骂。

  郑兴上台,面对在场黑压压的人头,开口,“我在经受了陈越的恐吓,威胁之后,不得已进入他的国芯帮忙做底层研发,而陈越另有一个外聘的,对外名称为alpha的团队,进行最保密的,机密的研发,但是根据我所在岗位的经历,我所从事的基础研发内容,远远无法支撑国芯在两个月前的发布会上宣称达到的内容,因此我多留了一个心眼,我拍下了当时所展示的芯片版图照片,同时还在负责对接流片公司的过程中,拿到了一枚当时的工程芯片,这枚芯片,也是陈越在流片工厂同一批编号的芯片,有相关的证明报告,同时还有制版图,这是可以进行比对确认的……”

  郑兴举起手上的那枚指甲盖大小芯片的时候,全场一阵躁动。

  张鑫俞目瞪口呆,身边的alpha团队,其中那个私底下被称作为陈越“禁卫军大统领”的王文这里,脸色阴沉,正实时电话对京城坐镇的陈越那头语气略显急促的汇报,“郑兴确实担任过和湾岛那边流片的接手人……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提高的怒音,王文脸色都变了一变。

  郑兴出现,展示了芯片之后,程燃从旁道,“在郑兴提供了这枚国芯芯片之后,我们汉武胡志伟教授的团队,对这枚芯片进行了逆向工程。所谓的逆向工程,可以理解为剖析解构,而显然对于这枚我们都熟悉无比的芯片,这种过程其实并不困难,所以在拿到郑兴的样片之后,我们用了最快的时间,完成了逆向解构,分析出了其内部的结构机制。”

  场间有记者出声道,“据我所知国芯芯片也再指控说你们是倒打一耙,因为你们中有关键研究人员,本身之前就担任了陈越教授国芯的研发工作,所以大有可能这个过程中设计图纸已经泄露。两个芯片就算一模一样,不是很正常吗?”

  所有人也带着疑惑看向程燃,确实如此。

  程燃冲那名记者点头,“你说的不错,确实和我们汉武一号的芯片是一样的。那么这个时候就要说回我们最初时提到的架构,还记得我怎么说的吗,架构是修建房子的框架,决定了房屋的成型,架构就那么多种,四种是主流,分别属于四个公司。而汉武一号芯片,是采用英国arm公司的架构,来达成我们自己的微架构电路创新,是的,这也是国芯所采用的架构,和我们一模一样的电路。”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